您当前的位置 :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宁波频道 > 政经时事  正文

在父辈战斗过的地方缅怀先烈
2018-04-16 09:49:25 来源: 现代金报 记者 朱立奇 摄影 龚国荣


  依山而建的新四军(四明山南部)红色纪念园

  4月12日,四明山章水镇赤水村,新四军四明山南部红色纪念园开园,来自北京、南京、上海、杭州等全国各地的浙东抗日根据地革命先辈的子女们都“回来了”,他们回到了父辈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说起父辈们战斗的故事,曲折的人生经历,每个人似乎都有说不完的话。

  记者采访了几位在宁波生活、工作的革命先辈后代,听他们讲述发生在四明山上那些代代流传的革命故事。

    

  抗日英雄王厚生

  革命品质坚如铁

  位于新四军四明山南部红色纪念园的侧后方,有一座抗日英雄纪念亭,亭中立有一块大石碑,石碑正面刻有“抗日英雄王厚生”字样,上头有他生前的相片,背面则是一些关于王厚生革命事迹的介绍。

  在纪念亭中,记者遇到了王厚生的儿媳陈伯意。她打开话匣子,说起自己阿爸(公公)的革命故事。陈伯意说,公公王厚生并不是宁波本地人,出生于江苏徐州沛县,1939年参加革命,1942年从三北游击司令部被组织上调到鄞西林一新大队担任中队长。“1943年5月,侵占鄞江桥的日军来扫荡,这伙日军才出据点,行踪就被群众们告知了我党在鄞西的部队,也就是我阿爸所在的大队。然后他们部队在鄞西小灵峰设伏,日军一进包围圈就被打得晕头转向,丢下十几具尸体,狼狈逃回据点。在打扫战场时,阿爸看到一个日本兵抱着一挺三八机枪,没多想就冲上去想缴枪,没想到鬼子兵没死,一记冷枪打来,打穿阿爸的右腿,顿时血流如注。当时医疗条件不好,受伤的腿感染了,不得已进行了截肢。”

  “之后队伍向北转移,我阿爸就让照顾他的两个小战士也跟着队伍一起走,说是多一份革命力量,革命就能早一日成功。”陈伯意继续说道,后来,阿爸与四明山当地一位大嫂结为夫妇,在解放战争的岁月里,阿爸要养活妻子,还带着年仅三岁的继子,他拖着行动不便的身躯,坐在小板凳上开荒耕地,自给自足。纵然生活如此艰辛,王厚生还是想办法与四明山当时的地下党取得联系,以摆摊为掩护,为地下工作的同志提供情报。

  解放后的三年困难时期,王厚生还坚持教育自己的几个子女不可拿集体一口粮食。“临去世前,我阿爸留下遗言:‘四明山是我第二故乡,我就葬在四明山。’”陈伯意回忆起王厚生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仿佛就在耳边。

  

  青山绿水埋忠骨,军民之情浓于血

  浙东抗日根据地的新四军战士为民族自由而战的气节,感动了四明山的老百姓,得到了一致拥护。可国民党顽固派却视新四军如眼中钉,找个借口对四明山的根据地展开进攻。1944年,就在抗日战争胜利的曙光即将显现的时候,反共顽固派以十几倍的兵力进攻根据地。当时任桃坑村红色保长的叫陈丕如,他的孙子陈济开向记者回忆起了那段残酷的斗争:“浙保二团最先冲进村子,在村口当着村民的面,用刺刀残忍地将李敏等五位新四军同志杀害,李敏同志一人身中27刀。”毫无人性的杀戮后,国民党顽固派的军队与新四军交上了火,新四军指战员高喊着:“为李敏同志报仇,为四明山人民报仇!”在这股气势的鼓舞下,一口气击毙、俘虏敌军三百多人。当时,保长陈丕如领着30多位民兵,协助运送部队伤病员。

  战斗打到一半,敌人又上来突击营2000多人,新四军腹背受敌,非常危险。参谋长刘亨云决定暂时撤退,陈丕如一面让民兵烧山吸引敌人注意力,一面利用自己熟悉地形的优势带着新四军撤离了战场。

  “几天后,我阿爷与民兵回到战场收殓尸体,一清点共有23名我军战士牺牲。村民们主动献出三口棺材,可棺材太少不够用,只能把战士们的遗体先行洗净,然后一起埋葬。”陈济开说,解放后村子附近开始修建水库,这些革命先烈就与四明山的绿水青山永远融为一体了。”现年71岁的陈济开现在是《章水镇志》的主编,他向记者讲起,他的阿爷和阿爸都曾数次被国民党反动派刑讯逼供,两位长辈身上都有几十处烙铁印,可就是这样,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没有吐露过新四军将士的踪迹。

  

  老红军叮嘱小战士“把鞋带系好”

  位于杖锡山顶名胜古迹“四明山心”岩石背面,有两座纪念亭,一座纪念三位无名烈士,另一座纪念牺牲在四明山的老红军蓝碧轩。记者辗转采访到与蓝碧轩一同战斗过的老战士陈灵,一提到老红军蓝碧轩,现年95岁的陈灵老人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1943年11月19日夜,老红军蓝碧轩跟我参加了同一场战斗,他牺牲在大俞。”根据陈灵的回忆,当时的老人还是个不满二十岁的小年轻,而蓝碧轩已经是当时的大队长。在冲锋前,陈灵很是紧张,这时在他身边的蓝碧轩,看到陈灵鞋带没有系好,就叮嘱了一句:要冲锋了,把鞋带系好,然后弯下腰亲手帮陈灵把鞋带系好。

  接下来的战斗非常残酷,敌人的机枪吐着火星子,封锁着战士们前进的道路,蓝碧轩身为大队长,带头冲锋,不幸被敌人的子弹打中,当场牺牲。“大队长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要我系好鞋带,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给我系鞋带啊!”陈灵老人一直念叨着这句话,陷入沉沉的回忆中。

  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会长陈旭感慨地说道:新四军战士,扛起枪就在为国家和民族的自由而战,不怕流血不怕牺牲至死方休。革命胜利了,放下枪就勤勤恳恳搞生产,从不居功自傲,更不搞特殊化,而新四军战士与四明山群众之间,军民感情之真挚更是感天动地。解放后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四明山经济得到振兴,家家户户的日子都越过越好。烈士们在天有灵,一定会非常欣慰。传承红色基因,革命故事记心间,革命精神永流传。


编辑: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