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宁波频道 > 城事 正文

看海、唱歌、交朋友 14个西藏孩子在宁波的9天8夜
2017年08月14日 10:32 来源:浙江在线   记者 贺元凯 竺佳 通讯员 张土良 毛玥

  

  浙江在线-宁波频道814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贺元凯 竺佳 通讯员 张土良 毛玥)“等我中学毕业的时候,我想来宁波这样漂亮的、现代化的城市上大学。"“相约宁波看海”大型公益夏令营的最后一天,一位西藏学生在他的笔记本上写道。

  从8月3日到8月11日,来自西藏比如县中学的学生们来到宁波将在这里与宁波的小伙伴一起呆上九天八夜。夏令营期间,除了前往象山石浦看海外,他们的足迹也将遍布宁波各处:有赴学生职业体验拓展中心、宁波科技探索中心等地的兴趣体验活动;也有参观天一阁、北仑港等富有宁波地域特色的文化之旅;当然还有两地学子一起包宁波汤圆、饺子,切磋才艺的“亲密接触”。

  初见:比宁波天气更热的,是宁波小伙伴的热情

  “终于来到宁波,虽然天气比西藏热,但宁波的伙伴更热情。”8月4日下午,在宁波市李惠利中学举行的“相约宁波看海”大型公益夏令营开营仪式上,来自西藏那曲地区比如县中学的白玛措姆兴奋地说道。

  虽然因为飞机晚点,到达宁波已是凌晨,但此刻脸上泛着高原红的她脸依然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和新奇。第一次走出西藏、第一次坐上飞机、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的高楼大厦……这是参加此次夏令营活动的大部分西藏学子的真实写照,14名西藏学子中,除了2名到过重庆,其他12名都是第一次离开家乡。

  “去年八月,在与李惠利中学刘伟龙校长的交流中,商讨能否在学生层面开展交流,我立马想到了海这个主题。在西藏,美丽的湖泊都叫措,在宁波最壮观的是海,‘相约宁波看海’就这么定下了。”做为此次活动的牵线人,浙江省第八批援藏干部,市教育局团工委书记杨周宏在开营仪式上如是说。

  一年来,双方反复沟通、制定计划,顺利开营相约的日子终于如期而至。

  对这些孩子来说,选中参加夏令营,并不仅仅是因为幸运。比如县中学党支部书记次旺多吉表示,参加这些夏令营的孩子都来自西藏的游牧家庭,不仅在学校里品学兼优,基本都还会唱歌、跳舞等才艺。“通过夏令营,希望两地学生能相互展示家乡特色,交流理想追求,将藏文化与宁波的特色有机融合。”

  家庭日:从陌生到熟稔,一款热门的手机游戏打破了僵局

  8月6日等待这些西藏学生的是为期一天一夜的家庭日活动,西藏学子将入住事先结对的李惠利中学学生家一晚,并由该家庭安排一天的行程活动.

  李惠利中学党总支书记于建春表示,之所以增加“家庭日”环节,是想通过这种亲近的方式,进一步增进宁波学子与西藏比如县学生间的交流和友谊。“希望他们夏令营结束后,也能保持长期联系,建立更为深厚的友谊。”于建春也透露,此次西藏学生来甬的全部费用,都由李惠利中学的教师、学生家长等自愿捐赠。

  但老师们美好的愿望,能取得预想的效果吗?

  一大早,宁波的学生就纷纷来到西藏学生入住的酒店门口迎接。李惠利中学高一学生赵迪阳和王易舟要接待的是来自比如县中学的初二学生次仁塔旦和初一学生次仁加才。

  虽然都是次仁,可是这并不是他们的姓,两个人也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次仁塔旦告诉浙江新闻记者: “藏族大多数人都是没有姓的,一般就是四个字的名。我的名字次仁是长寿的意思,塔旦是靠谱的意思。同学次仁加才,他名字里的加才是胜利的意思,次仁加才连在一起也有常胜将军的意思。”

  虽然是面对两个初中生,可是赵迪阳和王易舟还是觉得有些压力。

  原来相比于小个子的初二学生次仁塔旦,初一学生次仁加才看上去显得特别成熟高大。赵迪阳告诉记者,之前交流的时候,次仁加才告诉过他,尽管加才上初一,可今年已经十八岁了,比上高一的赵迪阳和王易舟年纪还大。

  对他们来说,一个年龄略小,一个年龄略大,用赵迪阳的话说: “不知道该和他们说什么。”四个男孩间,初见还是带着一丝的拘谨和生疏。

  四人的第一站是宁波帮博物馆。按照赵迪阳爸爸的理解,西藏的学生来宁波,总得带他们了解一下宁波的历史,宁波帮博物馆是必去的景点之一。

  不过赵迪阳却有点不太领情。当浙江新闻记者问赵迪阳,如果让他来安排行程会怎么安排时,他不假思索地说道:“当然全部去玩的地方了。”

  因此当四个人一起来到宁波帮博物馆参观时,同样也是第一次前来的宁波学生赵迪阳和王易舟两个人就显得兴致缺缺,一直落在后面和同伴聊着别的话题。

  反倒是从西藏远道而来的次仁塔旦和次仁加才两人对挂在墙上的宁波民谣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跟着博物馆里的讲解员认真学起了宁波话。

  下午,原本按照赵迪阳爸爸的安排是去万达广场逛逛,顺便看场电影。可不知怎么的,四个男孩聊起了宁波罗蒙环球乐园,大家一致同意改变计划,去乐园里玩。

  这个年龄的男孩子们都喜欢追逐刺激。来自西藏的次仁塔旦和次仁加才也不例外,光是玩海盗船的项目就排了两次队,唯一遗憾的是室外过山车由于天气原因关闭不能乘坐。

  原本记者以为,一下午玩下来,四个男孩应该能够混熟了吧,可谁知道从罗蒙环球乐园里出来,回到赵迪阳家中时,又变成了两个西藏孩子一起,两个宁波孩子一起的局面。

  当问到赵迪阳,不和西藏的同学一起聊聊天吗?有着自己考虑的赵迪阳说: “我觉得还是这样大家比较自在。我和我同学聊,他和他同学聊,彼此都不会觉得别扭。”

  不过这样可起不到互相交流的作用,看不下去的赵迪阳妈妈趁着赵迪阳爸爸还在厨房烧菜的工夫跑了过来,拉着四个男孩子坐到了一起,唠起了家常。

  “在宁波还习惯吗,和你们家乡比觉得宁波最大的不同是什么?”赵妈妈问。

  汉语更好些的次仁塔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热,宁波太热了!这个时候,我们的家乡比如县也就二十几度。”

  聊到一半,赵妈妈有事跑开了下。四个男孩面面相觑,气氛又冷了下来。

  略感无聊的次仁塔旦于是拿出手机玩了起来,坐在他身边的宁波学生王易舟无意间扫了一眼,突然开口: “啊,原来你也玩这个游戏啊! ”

  一旁的赵迪阳闻言也凑过身来看,因为最近这个热门的手机游戏,少年人之间终于有了共同话题,开始热闹地讨论起来。

  等赵妈妈再次回来坐下时,四个男孩已经自己聊开了。

  不过赵妈妈还是希望儿子能更多地了解一下西藏的文化和生活,又问次仁塔旦和次仁加才,在比如县他们平时除了上学之外,还会做些什么呢?

  次仁塔旦说: “我们有放虫草假,每年五六月份是冬虫夏草成熟的时候,学校都会放假,让我们去山上采虫草。”

  原来,采摘虫草是比如县大多数家庭收入的一大来源。次仁塔旦指着次仁加才骄傲地说: “他是我们那摘虫草最厉害的。有一个月他在山上摘的虫草卖了十万元!”

  次仁塔旦的话,让之前对西藏生活兴趣不大的两个宁波孩子都提起了精神。

  “十万元啊,那得挖多少虫草啊?”王易舟问道。

  一直略显腼腆的次仁加才提到虫草终于开口了: “大概一斤半多。”

  赵迪阳掏出手机搜索了一下,主动加入到话题中来:“宁波在卖的虫草大概要两百四五十块一克了。”

  大概问到了点子上,一直不善言辞的次仁加才终于滔滔不绝地和小伙伴们说起他在山上挖虫草的经历: “主要是虫草不好找,它只有上面的像草的部分露出在地面,和其他的草混在一块……找到虫草以后还要特别小心,不能把它的根弄坏,再重新种回泥土里去,第二年还能长出新的虫草来……”

  在不断的交流对话中,四个男孩子逐渐放开了自己,变得熟稔了起来。次仁加才也打开了心扉,告诉他的宁波小伙伴,原来他家里有五个兄弟姐妹,正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太好,大家要错开上学的时间。次仁加才为了供哥哥读书,所以才比同龄人晚上了好几年学。如今除了读书,次仁加才仍旧要在空余的时间去山里挖虫草、贝母等中草药补贴家用。

  看海日:第一次见到海的孩子,先喝了一大口海水

  8月8日,是这群比如县孩子宁波之行最为期待的一天。

  与学生们一道来到宁波的比如县中学蔡老师告诉记者:“他们兴奋极了,昨天晚上一直睡不着。和他们说的是早上六点四十分起床,七点集合去吃早餐,结果这些孩子一个个六点不到就都按捺不住起来了。”

  尽管晚上睡得晚,早上又起得分外的早,可是一坐上前往象山的大巴,这些能歌善舞的学生还是兴奋地飚起了歌。

  随车的导游于是邀请藏族的学生来唱一首《青藏高原》!

  谁知道在行程中一向都显得有些内向害羞的次仁加才这一次主动站起来说道:“《青藏高原》太简单了,我给大家唱一首牧歌吧。”

  他一开口嘹亮宽广的音域,一下子仿佛就让人觉得自己置身于真正的青藏高原上,虽然听不懂歌词,但大家依然被他嘹亮高亢的歌声所震惊。歌声之后,全车都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在2个多小时的车程中,车厢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到达象山中国渔村景区后,出于安全考虑,老师们一开始,并没有安排下海游泳的环节。可是这群从没有见过大海的孩子,一见到海就兴奋地往里冲,拉都拉不住。

  初二的学生次仁塔旦跑到一半,突然弯下腰捧了一手的海水就往嘴里凑。问他在干什么,他皱起眉头,可是眼睛仍是笑得弯弯的:“我就想尝一尝大海的味道。原来好咸呀,都苦了! ”

  男生们逐渐不满足于在海边踏浪,纷纷跑上岸想去买泳裤下海游泳。女生们换泳衣不方便,干脆手拉手穿着T恤、裤子把整个人泡进海水里,甚至几个人一排就坐在水里聊起了天。一个浪花过来,打了一脸的水,她们却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按照原计划,11点到了该去吃午饭的时间了,可是没有一个学生愿意离开,李惠利中学此次活动的带队老师陈俊也不忍心地说:“再等等吧,让他们多玩一会儿,毕竟这是孩子们最大的心愿。”

  12点多,这群学生终于在老师的催促声中依依不舍地上岸了。问次仁塔旦喜欢大海吗,他说:“喜欢,下次还想来。不过再来不想游泳了。”原先他来之前,以为海就是比湖更大的水域。“原先在我们西藏的措里也经常下去游泳,但是这一次在海边,被打来的浪呛了好几口海水,太难受了。”他的抱怨,却引来了身边小伙伴一串笑声。

  在依依不舍的离别中,很多同学自发捡起了沙滩上的贝壳。象山海滩上随处可见的小贝壳成了这些孩子最珍贵的礼物。他们说要把贝壳带回家,和那些没能参加活动的小伙伴们分享,每一枚贝壳都装载着这次难忘的关于大海的记忆。

  离别:天下吃货是一家

  一转眼,就到了离别的日子。

  在闭营仪式上,两地学生都为对方准备了了独特纪念礼物。

  西热次旦准备的是他自己来宁波前参与制作、有西藏地域特色的雕塑作品,饱含了他的一份真心。大多数西藏学生准备了宁波学生从未见过的抛石器,比如县中学蔡小娟老师告诉记者,抛石器是西藏牧民的一种放牧工具,用牦牛毛编织而成,用来管教离群的牦牛,或是用来打击野兽。“可是说是陪伴了大多数西藏学生的放牧童年,是他们不离身的‘宝物’。”蔡老师说。

  除了抛石器,还有更多的西藏同学准备了:虫草、贝母等中草药,而宁波的同学则准备了年糕、万年青等宁波特产食品,现场老师忍不住感慨:天下吃货是一家,送出的礼物都是能吃的占主流。

  虽然才短短9天8夜,但两地学生的友谊早已生根发芽。李惠利中学赵迪阳说,“从初次见面时的拘谨到现在的热络,几天下来我们有着一见如故的友谊。次仁加才向我描绘了藏族神奇秀丽的风光,我也向他介绍了宁波的港口文化,以后我们还会多多联系。”次仁加才也十分珍惜这份跨越千里的情谊,邀请赵迪阳一定要去西藏作客。这个看似青涩的约定,确是两人年少时光中的宝贵记忆。

  据悉,自1995年起宁波市对口支援西藏那曲地区比如县,至今已是第22个年头。

  特别是近年来,宁波教育系统积极主动加强与比如县的对口合作,先后派出了4批共8名教育系统的援藏干部和援藏教师人才,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结交友谊、结出硕果,如援建比如县教体局办公大楼的援藏干部邵忠新、援建比如县江北阳光幼儿园的援藏干部吴新忠、援建比如县爱心水塔的援藏教师赵梁杰等,为比如县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援助和技术援建,让比如县的孩子享受到更多的优质教育资源。


编辑:王波
 

 
 
相关新闻:
 

  • 预告丨今晚将直播亚洲艺术节开幕式
  • 宁波首家国际港航物流行业协会获批
  • 新生报到日:毕业生返母校上演浪漫求婚礼
  • 全祖望文化节本月27日开幕 届时在线将全程直播
  • 宁海乡村非遗课堂传播传统手作魅力
  • 宁海打造乡愁庭院 茶艺农耕书香各具风韵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