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宁波频道 > 微言微语 正文

张弓:新江桥有一座碑就更完美了
2015年11月16日 07:50   来源: 宁波日报
 

  新江桥通车那天下午,我特地从5公里之外的家赶过去,非常认真仔细地走了个来回。如媒体所言,改建后的新江桥桥面宽阔,栏杆优雅,装饰中西合璧,与连接着的繁华的东门口和浪漫的老外滩功能十分融洽。同在桥上观看的,还有不少老头老太,他们步履蹒跚,结伴而行,指指点点,边看边聊,说这里那年发生过什么事,那里出过什么状况。显然,新江桥的通车,又触动了他们心底那一缕缕记忆。

  新江桥的历史的确很悠久了。清同治元年(1862年),英国商人台弗逊在姚江上架设浮桥,在如今的解放桥位置。次年,迁移到江北桃花渡和宁波旧城墙东渡门之间。桥梁由18艘木船连排,上铺木板。直到1953年,木质浮桥才被8孔钢梁混凝土结构的浮桥所代替,载重能力提高到7.8吨,能双向通行汽车。到了1970年,三孔钢筋混凝土空腹式双曲拱桥建起来了。也就是经过107年,新江桥才告别浮桥的历史。那座老浮桥,记得被移到了现在江厦桥位置。2006年,经检测,新江桥已处于危险状态,随时可能坍塌,9月被紧急封桥,2007年1月,一座便桥在西侧建成,同时老桥也被堵住,同年12月正式开始拆除。这段新江桥的历史,桥上看不到,是从报纸上摘录的。

  1966年我到宁波工作后,多次走过这座桥。它的桥面受潮汐涨落的影响,时高时低,人走在上面,桥板有浮动感,江水还会从桥板的缝隙中涌上来,觉得很好奇。大概是1969年的一天,我从江北回海曙,刚到桥边,发现造反派们在那里武斗正酣,有几个人被打落桥下。好在正逢退潮,水不太深,落水者过一会儿又爬到岸边,继续撕打。

  宁波“三江”上的桥不少,最有历史的当数老江桥(灵桥),但更雄伟壮观的桥,近几年出现了不少,如甬江大桥、招宝山大桥、琴桥、芝兰桥、外滩大桥等。也许是我孤陋寡闻,除了市区内几座年代久远的小桥老桥之外,一直没有发现三江两岸那些大桥上立有桥碑。灵桥、新江桥的故事,足以写一本书。那些现代化的新桥,也发生过很多值得纪念的往事。尤其是杭州湾跨海大桥,从两岸人民的梦想,到大桥项目的争取、建造,其中融入了能工巧匠的种种艰辛,让当事人来说说,可能得三天三夜。可是,生活在当地的宁波居民,经过桥上的外地客人,又有多少人了解其承载的文化与历史。

  14年前去欧洲,游览法国的塞纳河。其实它的宽度与我们的姚江差不多,但横跨塞纳河的重要桥梁边上,都竖着一块块桥碑。导游指着那些漂亮的碑,给游客们介绍桥梁的过去,何时建造、啥时重修,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桥上发生过什么战事,游客们听得兴趣盎然。

  投资几千万元甚至几亿元的一座桥,立个碑的钱算不了什么。之所以这么多桥不见碑,那就是没有想到。不是一座两座桥,而是多少个时代的多少座桥梁,建造者都把立碑这个事忘了。这不是某个人或几个人的疏忽,而是一种典型的集体无意识。有人说宁波的文化特点是“重商”,还有人在议论宁波的“广告语”时,认为把“书藏古今港通天下”改为“商融古今港通天下”,更切合宁波文化的特点。

  这些想法是否有道理可以讨论,但是,给比较有规模有故事的桥梁立一座碑,让市民、客人,今人、后人能了解蕴含其中的历史和文化,是应该做也是能够做到的事。不能说“重商”有什么错,但“轻文”的毛病,还是得改一改。尤其是经济发展到了一个全新的更高阶段的当下,继续“轻文”,一定会拖发展的后腿。


 

 
 
相关新闻:
 

  • 这次玩大了!端午节我们包船请你夜游宁波三江!
  • 铁手航拍|在荪湖遇见宁波的“普罗旺斯”
  • 和义大道 |  礼迎端午
  • 全国劳模是如何炼成的?镇海工匠冯闯:把每一件小事做好
  • 邻里聚一堂 社区飘粽香 福明家园社区喜迎端午佳节
  • 今天去宁波文化广场体验户外运动吧!


Copyright © 1999-2015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