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宁波频道 > 生活资讯 > 休闲旅游  正文

宁波民宿,“风景”还能更好吗
2018-05-08 16:17:50 来源: 宁波日报 记者 何峰 黄程 宁海记者站 陈云松

  鄞州逐野民宿。(何峰 摄)

  余姚的“树蛙部落”。(何峰 摄)

  宁海九熹民宿。(山水尤 摄)

  宁海“村在民宿”。(山水尤 摄)

  这几年,建民宿、住民宿,成了生活时尚。越来越多的人,从城市来到乡村,纵情山水,入梦田园。越来越多的投资客,也从民宿的火爆中找到创业掘金的机遇。

  我市拥江揽湖、枕山面海,拥有独特而优渥的自然资源。近些年,宁波民宿的风,越吹越劲,不同类型不同风情的民宿层出不穷,一家家爆款民宿红遍网络。但在产业发展的“春风得意马蹄疾”中,也存在“广寒高处人清怜”的隐忧。如何破局,如何发展,不单是行业管理部门和投资机构的事,也和追寻诗和远方的消费者息息相关。

  有故事有品位 精品民宿红透半边天

  都市人朋友圈里永远有一个热门主题,那就是民宿。

  前一阵,孙俪来宁波参加电视剧“飞天奖”暨电视文艺“星光奖”颁奖典礼时,来到位于鄞州横溪的“逐野”,并在自己的微博里大赞这家民宿,在4000多万粉丝面前做了一次华丽丽的广告。一夜之间,大梅山深处的这家民宿成了“网红”。

  4月22日,位于四明山之心的余姚鹿亭乡算坑自然村,若隐若现的山路蜿蜒而上,气势磅礴的水脉逶迤而下,经过一年建设的 “树蛙部落”揭开神秘面纱,开始试营业。该项目以“轻户外生活体验村”为定位,被网友称作“东半球极有意思的民宿”。“树蛙部落”如此受人关注,不仅仅因为它是我省古村落(传统村落)保护利用基金的首个项目,更源于它幕后的操盘手——上海世博园区景观工程总顾问朱胜萱。“这里的每一眼,都是人间四月天”,朱胜萱的加盟,让消费者对“树蛙部落”有了更多期待。而在20公里之外的大岚镇柿林古村,由国内民宿大鳄“大乐之野”投资建设的“谷舍”也开始试营业,高山台地上拔地而起的白墙黛瓦,在苍茫远山的映衬下,让初见它的人艳羡不已。

  在宁海胡陈乡,由老旧粮站改造而成的精品民宿“大乐之野·九熹”,也于近期闪亮登场。在东钱湖,国内顶级民宿品牌“花间堂”打造的湖畔山居的诗意生活,上个月在韩岭“绚烂绽放”。

  这些民宿,近段时间一次次占领微信朋友圈,并屡屡出现在新媒体阅读量的榜单上。“宁波民宿这些年发展非常快,尤其是中高端民宿取得了突破,去年开始进入集中投运期,一批有故事、有品位、有体验、有乡愁的产品相继进入市场。”市旅发委相关负责人说,全市现有民宿经营户近千家,床位2万余张,精品民宿上百家,已有12家获评省银宿级以上民宿,其中白金民宿1家。

  宁海的民宿发展位列我市“第一阵营”。近三年,宁海民宿数量、床位数量均以每年翻番的速度增长,床位数超过6000张,已形成“温泉、古镇、田园、滨海”四大民宿板块。2017年,该县民宿营业额1.6亿元,带动农副产品销售逾6亿元。“民宿经济起到了‘一石三鸟’的作用,在增加农民收入、改变农村居民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的同时,打通了‘美丽资源’向‘美丽经济’转化的通道。”宁海县主要负责人表示,宁海的民宿,已经从1.0版本发展到5.0版本,下一步将求精、求特、求新,切实发挥民宿经济对乡村振兴的拉动作用,

  据介绍,我市民宿主要分为三大类:一是由农家乐升级而来的民居民宿,农户利用自有房屋改建而成,并形成了沙地、方家岙、花墙、双林、梅山等民宿集聚村。二是社会资本通过收购或租赁村民的老房子,经过重新设计装修,改造成民宿。三是社会资本购买土地,设计建造运营的精品民宿,其特色相对鲜明,定位较为高端。

  站上风口久了 民宿会不会“感冒”

  “满怀期待投宿乡村,最后发现‘现实很骨感’。价格和市区的五星级酒店相仿,但住宿体验实在一般。”张小姐住完民宿回来后抱怨说,确实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去爬山也方便,但是卫生条件、隔音不能让人满意,晚上漆黑一片,没有娱乐,只好倒头睡觉。

  超高的期待、失落的经历,价格和提供的产品严重脱节,这样的例子并不在少数。“民宿作为一种住宿业态,解决好隐私性、安全性和卫生性,是最基本的要求,但这方面的欠缺不在少数。”宁波城市职业技术学院旅游学院院长章平说。

  “民宿不仅是‘讲故事’,拍个美照、发发微信朋友圈就以为完成互联网传播了,关键是产品本身的价值和24小时的完整服务。”业内专家这么说。而服务和情怀成为我市民宿最大的“短板”,没有故事、没有情感的民宿,关上门睡觉,没有互动,没有交流,就是一个建在山野之中的酒店。

  不少业主认为,只要挂起红灯笼、摆上老物件、点缀石窗花,民俗的感觉、乡村的情怀就能扑面而来。“没有家的感觉和乡愁,只是参观一栋有设计感的建筑,很难让人留下来。”老柿林山居的管家“菜菜”,是我市资深的民宿职业经理人,尽管运营经验丰富,但她总在寻找新的创意,想尽一切办法让客人找到“家”的感觉。

  “光有民宿的外表,而缺乏乡村的精神和灵魂,缺少主人情怀,很难生存长久。”尉汤桥是宁波乡悦客旅游发展公司总经理,具有20多年从业经历的他,也是民宿行业的观察者。他建议,“民宿已经从粗放式发展过渡到精细化经营阶段,如果不精耕细作,回报期将十分漫长。”他的话得到象山首家“四叶级”特色民宿“心灵谷”负责人姚茂国的认同。姚茂国以前做过建材生意,他利用自己的优势建造运营民宿,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他坦言,如果将设计、施工、运营管理外包出去,民宿项目想要回本盈利“长路漫漫”。

  民宿由于距离市区较远,工作日门可罗雀,而双休日或小长假则一铺难求。“五一、国庆期间,客

  房一个月之前就被预订一空。”“菜菜”说,民宿产品的特殊性,决定了价格起伏较大。部分消费者抱怨,精品民宿周末的价格动辄上千元,甚至两三千元,这样的价格让他们望而却步。有消费者感慨,“价格能接受的时候没时间,有时间的时候价格‘不可爱’。”如何提升民宿平时的订房率,是摆在经营者面前不可回避的难题。

  载得起乡愁 民宿方能行健致远

  在民宿热潮中,如何才能脱颖而出?

  “民宿是一种特殊的住宿产品,得有‘调性’,得有识别度。对宁波当下最火的精品民宿而言,要加强与环境、情怀的融合,提供特质的文化体验和乡愁体验,塑造出独特的灵魂。”尉汤桥说。

  宁海桑洲镇的“南与舍”,还原山村民居的本来面貌,融合古朴与现代的室内设计,不仅保留了乡舍韵味,还给游客一个“开窗是风景,关窗听蛙鸣”的栖息之地。民宿负责人说,开业一年多来,周末及节假日客房爆满,平时客房预订率也在85%以上。

  宁海旅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宁海的每家精品民宿都有一个标签,“采菊东篱下”的南与舍、“小扣柴扉久不开”的好义堂、“松声晚窗里”的前童驿事、“童年的四合院”的上木堂、“观东海日出,看沧海桑田”的乡叙·王干山……这些特色让游客念念不忘。

  “文化是民宿的灵魂,住客在这里寻找的是有温度的住宿感。”章平说,随着都市人宿于乡村、隐于田园的情怀越来越浓,要用情怀深耕市场,要用故事吸引游客,尤其是民宿主人,要成为住客的倾听者,成为住客的乡间导游。

  在我市民宿运营大军中,女性以其特有的温婉和细腻,占据了“大半边天”。去年12月,我市举行了十佳特色民宿和最美民宿女主人评选。入选的10位“最美民宿女主人”发出倡议:争做宾至如归的践行者,热情好客,用心服务,给每一位房客以“家”的温暖;争做乡愁文化的传播者,传递美好生活方式,做足做特做优乡村田园、乡愁记忆、乡风民俗等乡味文章,增加民宿的吸引力和影响力。

  风车公路边“拓野山居”的负责人俞莉波,入选了“最美民宿女主人”。去年,她将父亲的小酒坊改造成民宿,开业后,俞莉波沉醉在用心用情打造的乡村生活里。“我的工作,就是陪客人体验山居生活。”秋天,她和客人一起晒太阳、唱歌、数星星;天冷了,俞莉波端来小炭炉,在炉火上给客人煨年糕,温暖的炉火,拉近了和住客的距离;冬天,他们一家人拿出窖藏的自酿白酒,和游客“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因为有最美风车公路相伴,加上自身的高颜值,更因为让游客体验到了当地的风土人情,“拓野山居”在宁波的民宿圈里粉丝众多。

  上个月,我市出台《关于加快民宿经济发展推进农旅文深度融合的意见》,大力度释放“政策红利”。民宿经济作为乡村振兴的“薪火”,吹响了高速发展的冲锋号。


编辑: 仇欢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