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宁波频道 > 生活资讯 > 文化娱乐  正文

数独在宁波越来越火 是另一个“奥数”还是逻辑锻炼神器?
2018-05-30 09:10:24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竺佳

浙江在线-宁波频道5月30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竺佳)在刚刚过去的周六,由北京数独协会主办,宁波数独授权中心承办的2018全国青少年数独比赛初赛(宁波赛区)在镇安小学悄悄进行。

这次比赛吸引了来自全市各区(市、县)226选手报名参加,选手中年龄最小的仅有5岁,最大的是已被保送重点大学的高三学子。据悉,比赛在北京、大连、昆明、重庆等全国18个地区同时举行,而宁波赛区的规模仅次于北京赛区,是全国报名人数第二多的城市。

短短几年内,数独从一个对大众稍显陌生的词语变成了耳熟能详的数学游戏,而且有越来越热的趋势。

现场:幼儿园中班的孩子也来参赛

数独是一种数字类的益智休闲游戏,起源于瑞士,后来流行于世界各地。在中国,人们更愿意叫它“填数字游戏”:在一个9×9方格组成的盘面上,玩家根据盘面上的已知数字和条件,推理出所有剩余空格的数字,使每一行、每一列的数字均包含1-9,而且每个数字只能出现一次。因为跨越了文字与文化疆域,又集竞技与休闲为一体,数独被誉为“全球化时代的魔术方块”,并发展成一种具有竞技性的益智活动。

上周六恰逢下雨,在宁波赛区的比赛现场外,由于家长禁止入内,成群结队的家长顶着雨伞守候在学校外。浙江新闻记者遇到了冒雨赶来陪儿子参赛的朱女士。朱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儿子今年尚在读幼儿中班,接触数独源于去年假期,儿子看到亲戚家的小哥哥小姐姐们聚在一起做的数独题,非常感兴趣,于是也没有报任何培训班,就在家里由自己和老公指导。前几天,看到有这样一个比赛,出于给孩子锻炼一下的想法,于是就报名来参加了。

“也没想过要出什么成绩。”朱女士说,“一切以孩子兴趣为主导,如果他有兴趣,也会继续培养下去。”

在比赛现场,浙江新闻记者发现周六来参加比赛的孩子主要以小学生为主。

据悉,这两年数独越来越多的走进了宁波的各大小学之中。

去年,7月21日,镇安小学被正式授牌,成为宁波市第一个数独教学示范校。从2016年起,镇安小学就开始引进数独课程,三至五年级中,每个年级选拔30名学生组成年级数独队,每周培训一次。在去年全国中小学数独比赛宁波地区初赛中,镇安小学获得了80%左右奖项。从2017年秋季新学年中,镇安小学将数独课程扩展到二至六年级。

许多小学的四点钟课堂里开设了数独课程,许多培训机构也开出“数独”课程。

思考:越来越火的背后,谨防变成另一个奥数

王小青,是数独中级培训师,从2008年接触数独到现在已经有十年的历史。据她介绍,数独也有段位考试,简单来说有点类似围棋的定段。一般小学生经过培训后,就能考到业余三四段,厉害一点的,也能考到业余九段。业余段位考试在宁波就能参加,而专业段位目前还必须去北京报考。

自从奥数比赛被叫停,数独比赛高调登场,王老师自己也承认,自从奥数比赛停办后,被家长送来学数独的小朋友也越来越多了,数独确实受到了一定的影响,甚至连被许多媒体报道过的“学而思”宁波课堂里也推出了专门的数独课程。

数独在宁波受到如此热烈的追捧,自然成绩也不错。2018年度数独国少队候选人名单,宁波地区就有两位选手入围,而和宁波毗邻的上海和杭州分别仅有一位选手入围。

来自镇安小学的李则霆就是宁波唯二的选手之一。据他的老师介绍,李则霆在学习数独前性格比较活泼外向,但学习数独之后,特别是一开始做数独题,整个人就彻底安静下来,非常专注。

去年,第12届世界数独锦标赛在印度班加罗尔闭幕,平均年龄只有17岁的中国数独队在该比赛上夺冠。中国队力压日本、美国、捷克、法国等队获得团体冠军,这也是中国数独队首次在境外获得的世锦赛冠军。

数独越来越受到欢迎,但一位业内人士却透露出另一种担忧,数独的确对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和空间想象能力发展有好处,但如果过分追捧,变成另一种奥数,那就给孩子增加了负担,也会背离了数独‘游戏’的本意。


(图片由记者竺佳摄)



编辑: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浙江在线版权所有